您的位置 首页 >> 奇闻 >> 两性

享受意外的秘密情yù

来源:生活汇 时间:2018年09月07日

「看你这些日子太累了,咱们出去放松一下。」我从後面攥住她丰满的双乳用力捏了捏。

「你不是又打什麽鬼主意吧?」老婆一边扭了身子挣脱我的纠缠,一边将菜下到?#22402;?#37324;。

「你不?#19981;?#25105;的鬼主意吗?」我索性把手从後面伸进她的睡裤里,摩擦着那道mí人的肉缝。

「去,一会孩子看见了,疯子。」老婆?#30475;?#30528;将我的手拽出来,扭动着腰肢做饭去了。

计划

周末,吃过晚饭,便催着老婆换衣服。

「穿什麽呀?」老婆娇嗔着。

我麻利地从衣橱中捡出早就计划好的几件衣服,催她换上。

「领口这麽低,只能在家穿。还有,这条裙子太透了。」老婆做着zuì後的抵抗。

「求你了,咱不是说好了去放松一下吗?酒吧里,穿得太土让人笑话。」「去酒吧呀?多贵呀!」老婆一边嗔怪着,一边抓起那几件衣服套在身上。

「我请你还不成吗?今天?#39029;?#34880;。」

「不行,这衣服太lù了,我怎麽出门呀?」

循着声音,望向穿衣镜前的老婆,我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,结果比我设想的还要美妙。

莱卡质地的胸围完美地把女人丰满的双乳收拢在一起,?#23194;?#36947;事业线深得就像美国的科罗拉多大?#25239;齲?#30495;丝上衣前襟的两?#35272;?#19997;褶皱将她的胸脯衬得愈加高耸,深开的领口?#23194;?#23545;美乳几乎有一半bàolù在空气中,彷佛随时都会从里面跳到你的手心儿里,无袖的设计更是画龙点睛,剃过腋毛的玉臂更能显出她shú nǚ的韵味。

老婆腰下是一条斜裁的白sè长裙,其实也只?#27465;?#36807;膝盖,柔软飘柔的质地很好地掩饰了女人微微隆起的小?#35831;睢?#36825;条裙子是我从网上花了很长时间淘来的,乍看起来很普通,秘密却要在很强的日光或灯光下才能揭晓,那时它几乎就是半透明的,我几乎可以想像出别人看到老婆那条小T 裤时喷火的样子。

「没问题,我就是想?#27492;?#20204;看着乾着急。」我一把抓过一件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,一边深吻了一下她的双?#20581;?

「去你的。」老婆的脸颊上飘上了两朵红云,顺手提过那双金sè的lù趾凉鞋套在脚上。

路慾

「老婆,你今天晚上真mí人。」我将头贴在女人的耳边吹着气,将她的一条腿抬到我的双腿上,轻轻地抚摩着。

「缺?#25314;?#35753;人看见了。」老婆一边拉着被撑开的裙子下摆遮挡着来自後视镜里的视线,一边向着驾驶座那边努了下嘴。

一想起出租大叔看到老婆风衣里那片曼妙风景?#26412;?#24853;急sè的眼神,我的ròu bàng就硬得不行了,对着老婆的双唇深深地吻下去。女人开始?#34987;?#35797;图挣扎出我的臂弯,在我如火的吮吸下很快就缴?#20302;?#38477;了,任由自己的双腿大大敞开着,任由前排的大叔观赏我隔着薄薄的T 裤抚爱她的yīn户,任由自己的爱液一点点的打湿了我的手指。

「嗯,咳!先生,酒吧街到了。」

「噢!」我拉着?#30475;?#19981;已的老婆一头扎进了路边的灯红酒绿,全不顾身後那道诧异的?#25239;狻?

搭讪

「尘路」是一家半慢摇式的的酒吧,就是那?#22336;?#19968;会慢曲夹一支稍快节奏舞曲的样子,後现代工?#20979;?#30340;装潢让里面扭动的男女显得jī qíng四shè。

我拉着老婆坐到吧台边,给她点了一杯?#24050;?#32418;唇,我要了一个jī qíng马蒂尼。

老婆还从来没到过这种地方,对什麽都好奇,矜持的四处张望着。我则一边抿着酒,一边打量着舞池里的红?#26032;?#22899;。

今天人不是很多,?#29992;?#30340;灯光下只有十几对抱在一起的身影慢慢地扭动,旁边沙发上倒是还有两拨,一拨也是?#27426;?#19977;十岁左右的男女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;一拨却是三、四个毛头小伙子在拼着啤酒,俊秀的脸庞早已被酒jīng烧得通红,却还在死命维护着男子汉的尊严。

「xiǎo jiě不常来这边吧?」酒保的问话将我拉回到老婆这边。

「第一次。」原来是酒保看到我把老婆晾到一边,便来搭讪。

「我?#30340;兀?#30475;您眼生,你要是觉得我们这环境行,就来这边做。不瞒你,来我们这的有背景的很多。」『他妈的,这小子把我老婆当xiǎo jiě了。』我不jìn又好气又好笑,便想发作,转眼却看到老婆的?#27426;?#32654;乳压在吧台边,bào得销魂,便也理解了酒保的误会。

高高的吧凳将女人的双腿拉得修长,只有脚尖能优雅的点着地面,却将裙子紧绷在圆润的屁股上,老婆的上身不自觉的挺直,斜靠在吧台边,卷曲的头发垂在如霞的腮边,尽显成shú nǚ人的妩mèi。

「咱去那边吧!」我向着角落里的一组沙发指了指,那里几乎是一片昏暗。

初yín

揽着女人穿过舞池时,我已经察觉到有好几道?#25239;?#22312;老婆身上纠缠着。

「老婆,你真美。」我将女人拉进沙发深处。

「去你的,都老成这样了。」

「成熟的女人zuì有味道。」我一边调笑着,一边拉过老婆的手。

「你就是嘴会说。 」老婆将头倚在我的肩膀上。

「你在我心里就是zuì漂亮的?#27465;觥!?

「嗯。」

「这些日子你公司家里两边顾,我都帮不上,?#37327;?#20102;。」女人显然被感动了,揽住我的头,将舌尖顶进我的嘴里。 我深深地吻着她,轻柔地抚摸她的双腿,慢慢地让裙摆滑向她的腰肢,将半个丰满的臀亮在?#20102;?#30340;shè灯里。

「不。」老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,整理一下衣服,却被我?#21561;?#22312;沙发背上。

「老婆,我想要。」我凝视着她的眼睛,看到了?#28120;?#21644;情慾。

「我?#19981;?#30475;别人看你时那种急sè的样子,真的,好兴奋,你摸摸。」我把老婆的手按在我的双腿间,女人情不自jìn地揉搓起来。

「这里没人认识咱,就刺激一下吧,一会回家我好好爱你。」老婆闭上了双眼,绷直的身体一下软倒在我的怀里,呼吸却变得急促起来。

我解开裤扣,女人的手蛇一样的钻了进去,攥了我的ròu bàng就像抓住了一棵?#35753;?#30340;稻草。我使劲吮吸着她的舌尖,在她半个屁股上尽情地揉捏着。老婆的情慾很快被我调动起了,使劲挺着胸脯,喘息着应和我的深吻。

我?#20302;?#22320;扫向四周的人群,很多人的?#25239;?#24050;经瞥向了这边,尤其是那几个毛头小伙子,已经不再拼酒,时不时的?#20302;?#21521;这边,一边还在低声说笑着什麽。

「再来点更刺激的。」我的ròu bàng被老婆揉搓得似乎要炸裂开了,燃烧的慾火让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。

我一边享受着女人的香舌,一边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,即使我们这边是酒吧里zuì暗的角落,如此香艳的情景?#19981;?#24341;来无数被酒jīng和情慾引燃的?#25239;狻?

轻薄的T 裤被我拉?#19978;?#32454;的一线,深深地嵌进甜美的肉缝,淡褐sè的yīn唇向着两边自由地舒展,犹如在夜sè中盛开的罪恶百合。老婆还从未在这样的公众场合bàolù自己的性器,歇斯底里的放任裹藏了强烈的羞耻,让她的下身轻轻颤抖,很快,一丝晶亮的yín汁就挂在花蕊的下端,美如朝lù。

我?#31181;?#20303;将手指深深chā rù的yù望,知道她此刻空虚的yīn户有多想要被坚实地填充,为了让老婆接收更加放任的游戏,就需要在?#23454;?#30340;时候放慢一下节奏。

猥亵

「走,我们去跳一会儿。」酒醉般的老婆让我?#24590;?#30528;拉进舞池,也只能在舒缓的慢板中依靠在我的肩头。 我只是轻抚着她的腰肢,随着周围懵懵懂懂的人影慢慢地转着圈子。

过了一会,我开始轻吻她的耳朵後面的敏感地带,然後从女人的?#26412;?#19978;一点点的吻下去,zuì後咬住她的耳垂,轻轻地吮吸。老婆一腔慾火正无从发泄,?#30452;?#25105;撩拨得心痒难耐,闭着眼抬起头寻找着我的嘴唇,下体使劲地向着我的ròu bàng顶了过来,寻找触碰的快?#23567;?

我深深地吻下去,双?#21482;?#21040;她丰满的臀上,轻轻地摩挲。吻得越来越热情,抚摸得也越来越用力,女人则享受着自己屁股上男人手?#25340;?#36882;出来的熊熊慾火。

我推着老婆慢慢滑向酒吧的深处,在靠近我们座位的地方胡luàn地踱着舞?#20581;?

这里几乎没有什麽酒客,只是旁边座位上那几个大男人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时不时的望向我们。

「我想cāo你。」充满肉慾的低语让女人更加jī qíng难耐,双手勾了我的脖子,使劲吸着我的舌尖,彷佛在吞吐着我的ròu bàng。

老婆的长裙也被我从後面撩了起来,白花花的屁股在昏黑的灯光?#34892;?#28073;的颤抖着,我起劲地享受着柔软臀肉在我手掌?#26012;?#24418;後又舒展开来的快感,那是对自己心底慾火无声的宣泄。老婆只顾得与我忘情地激吻,全然不知自己的下体已经这样肆无忌惮地bàolù在空气中。

这时我蓦然发现,四个男人中的一个正冲我?#28982;?#30528;什麽,昏暗的灯光让近在咫尺的我们并不能很真切的看到对?#20581;?#25105;拖着老婆慢慢地向他们那边转近一些,发现?#27465;?#30007;人是在指着老婆的屁股,竖起了自己的拇指。一股热流顿时从我的?#28304;?#37324;直冲向坚硬的阳具,差点就要shè了出来,让自己女人的下体这麽近的展现在陌生男人面前,还是我们从未有过的尝试,真的是太刺激了。

我向着他们笑了一下,抬起右手,打出了个漂亮的「V 」。

「你在和谁打招呼?」

「那几个学生,他们觉?#23194;?#30340;屁股很漂亮。」

「啊!」老婆这才发现自己裙底的风光已经被身後的人看个尽情,慌luàn的想要挣脱我的?#30452;郟?#25730;下裙子。

「别,看看也不会少什麽。 」我捉老婆的?#22336;?#21040;自己的後腰上,两手捂了她的屁股使劲拉向自己,硬硬的阳具顶在她柔软的小?#32929;希?#21521;女人表达着不容置疑的慾望。

「你可真是疯子。」老婆的头倚在我的胸前,闭着眼低语着,一滴泪珠从忽闪的睫毛间滑落出来。

「只是游戏,不是吗?」我轻轻地吸起那滴泪水,找了她炙热的唇,将舌尖顽强的顶了进去。老婆轻轻地挣扎了几下,很快就开始回应起我的亲吻,用香舌和我在对方的口中互相搅动着、纠缠着,彷佛已经放下自己心里那坚持了许久的传统思想与矜持。

我慢慢地将老婆转向那几个年轻人,几乎就是站到了他们的面前,我的身後是其他的舞者,因为视线阻挡的原因,全然不知这里发生了什麽。

我继续向他们展示着老婆的美臀,他们也更真切地看清女人光溜溜的下体,四个人同时向我们竖起双手的拇指,这更刺激了我内心的火焰。我索性将两手从老婆的T 裤下面钻了进去,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屁眼,一只手的中指顺利地滑进她早已之水淋漓的肉xué,慢慢地chōu chā。

女人发出轻轻的呻吟,微微地颤抖着,几乎就是?#27604;?#22312;我的身上。老婆窄窄的T 裤早已被撑到了一边,丰满的臀?#20426;?#32933;厚的yīn?#20581;?#27713;水横流的肉xué,完全bàolù在对面那四双几乎就要喷出火来的眼睛前。

我一边在老婆的蜜xué里缓缓chōu chā着手指,一边向着他们指了指女人的屁股,又做了一个轻抚的动作。四个人互相看了看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手势,於是我又做了一遍,这回他们确认了我的意图,开始跃跃yù试。

「老婆,他们想摸摸你。」

「嗯?」女人没听明?#20303;?

「他们想摸一下你的屁股。」

「去你的,不行。」老婆?#30475;?#30528;拒绝。

「你就装作不知道,不会有事的。」我在她yīn户里快速的抽动了两下手指,老婆顿时默然了。

我指了指他们中的一个,招了招手,他很快站到了我们的旁边,迟疑着把?#22336;?#21040;老婆luǒlù的屁股上,看到女人没有反抗,使劲地揉捏起来。

怀中的老婆身子轻轻的一颤,变得有些僵直,只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,呼出的热气隔着薄薄的衬衣打在我的胸膛上,弄得我好痒。 我便加快了手指的动作,女人的屁股向外挺了起来,低低的呻吟着,彷佛在迎合男人的爱抚。

「第一个。」我在老婆耳边轻轻说,顿时,一股热热的汁水顺着我的手指滑落下来。

「第二个。」

「第三个。」

「第四个。」

在我的指挥下,四个男人轮流抚慰了老婆的臀部,其中一个还用手指顶她的屁眼。?#24247;?#25105;在老婆耳边报出下一个数字的时候,女人的呻吟便会更急促,湿热的yīn道?#19981;?#19981;由自主地夹紧我的手指。

终於,优雅的乐曲在男人们致谢的手势中走到了尽头,这时,我突然冒出一个更加大胆的念头,双手从女人的腰肢上插进T 裤的边缘,顺势向下一扯,如同是在放下老婆的裙摆,但那小巧的裤裤却顺着女人的大腿一下滑落在地板上。老婆吃惊地望着我,有点不知所措,不知?#26639;?#25441;起它穿上还是装作不知道。

「别管它,会有人捡的。」我拉着老婆走回座位,回头看去,四个男人正饶有性趣的把玩着什麽。

谈话

我向着吧台扬起手:「B52and兰博基尼。」

不一会,两杯?#20102;?#30528;炫目火焰的鸡尾酒端到了我们的桌上。

「真美啊!」老婆斜靠在我的身上。

「它们都没有今夜的你美。」我一边轻吻着她的秀发,一边抚摸着女人luǒlù的肩头。

「你真够biàn tài的。」老婆娇嗔着望向那几个年轻人:「那条内裤好贵的。」?#24178;倒希?#34987;靓?#24515;?#36208;?#33756;?#26159;物有所值了吧!」「去你的。」女人掐着我的大腿。

「老婆,我爱你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老婆将杯中绚丽的酒水一饮而尽,蜷曲着身体侧卧在沙发上,头枕着我的ròu bàng。

我从後面撩起她的裙摆,大大的屁股泛着诱人的光泽,两片肥厚的yīn唇紧紧夹在大腿间,湿润的犹如晨lù中的花蕾。

「那几个人你认识吗?」

「不认识。 」我用手指使劲按压着她的屁眼,每一下都?#27465;?#21018;进去,就滑落出来。

「今天不是你?#25165;?#22909;的吧?」

「不是,今天我只是想咱俩放松一下,看你这些天压力太大了。」我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蜜缝,慢慢地抽动。

「老婆,我一直想问你,现在这样,你开心吗?」「不知道。」老婆扭了下身子,好让我的手指更顺畅的chōu chā。

「好好想想再回答我,我想听真心话。」

「我说不好,只是觉得这一年来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你把我心里zuì坏的一面挖出来了。嗯……你轻点。 」?#24178;倒希?#36825;不是坏,是本能。是每个人都需要的,只不过被我们自己用道德kǔn bǎng住了,我们不能总是展?#32416;?#26234;的一面,偶尔小小的坏一下,会轻松很多。不是吗?」「嗯。不过你可不是小坏,是大sè狼。」老婆娇嗔着,揉搓着我裤子里的ròu bàng,因为餐桌的关系,别人看不到她的小动作。

「你呢,dàng fù还是biǎo zǐ?」我用手?#21018;?#20102;她的蜜汁,一点点的顶进她的屁眼里。

「我就是,你不是?#19981;?#21527;?」

「我就是?#19981;?#35753;别的男人干你,以前我是你第一个男人,以後?#19968;?#32473;你找好多好多的男人。我爱你,这?#33756;?#26159;岁月的补偿吧!」「你就是会说。 」「你不?#19981;?#21527;?你只是一直不敢面对,是我?#23194;?#25226;内心的渴望真实的?#22836;?#20986;来。咱俩恋爱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虽然表面上很传?#24120;?#20294;内心里是yín荡的,只是没有火种去点燃。」我开始同时chōu chā她的屁眼和yīn户了,只是浅浅的,要让她「慾求不满」。

「我真是这样的女人吗?」女人索性把我的ròu bàng掏出来,在手心里攥捏着。

「想?#26376;?」

「想。」老婆开始用舌尖摩擦我的阳具。

「就是,想就说出来,zuò ài没什麽可耻的。」

「可是你让我和这麽多男人做。」老婆吮吸的越来越大力。

「多尝试有什麽不好?你们经理在办公桌上cāo你时,你不开心吗?」「开心。可是当时好害?#25314;?#23475;怕别人进来,害怕别人知道,害怕他看轻我,那之後开会我都不敢抬头。 」「比和我做还开心吗?」我的yīn茎按捺不住喷shè的yù望了。

「没有,只觉得好刺激,只是想不到平时那麽正统的一个人,?#19981;帷埂?#20250;什麽,勾引你?」我问。老婆已经把我的guī tóu整个吞进嘴里,用轻轻摩擦着马眼。

「嗯。」

?#24178;倒希?#30007;人都一样的。」

「他都六十了。」

「怎麽,他搞你不舒服吗?」

「其实他?#30475;?#26102;间都挺短的,但是我都很兴奋,应该是在办公室的?#20498;?#21543;,想叫又不敢?#23567;!埂?#23601;是,我?#32972;?#21578;诉你办公室性爱很刺激,你还说我。」「嗯。」「现在感觉怎麽样?」

「还行。要是哪天中午他没让我去,?#19968;?#30495;有点……」「sāo货。」我不jìn将手指深深的插进了她的gāng门。

「不是你让我说的吗?」老婆踢动着双脚,长裙一下滑落到屁股上,洁白的双腿在昏暗的灯光中亮得耀眼。不远处那四个男人显然猜到了我们的动作,冲这边兴奋地举起酒?#20426;?

「再说,有时真的好累。那天中午刚和他做完,下班的时候书记又让我去,缠了我两个多小时,回家时腿都软了。」「好啊,我怎麽没听你说过?」

「你没听过的还有好多呢!」老婆轻轻地tiǎn着我的yīn囊,温暖的感觉让我很舒服。

「还有什麽瞒着我?」

「没了。」老婆女人抓着我的yīn茎,在自己嘴里快速的套动着。

「老?#21040;?#20195;,我想听。」我揉搓着她的yīn蒂。

「嗯……嗯,上次出差,书记和主席cāo了我一夜,结果,那都有点肿了。」「啊!」一股热jīng从我的阳具里蓬勃而出,老婆刚想躲开,却被我按住头,深深的shè在她的喉咙里,白sè的汁液顺着她的嘴角滴落出来。

「咽下去。」我使劲压着她的头。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女人轻轻挣扎着,但很快就投降了,把我的ròu bàng从上到下吸?#40763;?#20928;,显得亮晶晶的。

她抬起身子,将双唇印在我的嘴上:「不来了,人?#19968;?#27809;开心呢!」「快起来,一会有你开心的。」我一边推开她,一边把yīn茎塞回裤子里。

邀请

「大哥,能不能请嫂子跳支舞?」男人们终於按捺不住了,派出了zuì帅的代表,清秀的男人有点像卷发,微微卷曲的头发,个子不高,白sè的衬衫,浅蓝sè的牛仔裤,显得很有朝气。

老婆向我投来询问的?#25239;猓?#24352;国荣一直是她学生时代的偶像,?#19968;?#25343;这个和她开过玩笑。

我点点头,男人拉着老婆的手淹没在舞池中。

「大哥,嫂子够正点的。」不知什麽时候另外两个男人坐到了我的身边。

我笑了笑:「喝什麽,我请客。」

「一看大哥就是豪shuǎng的人,我们先谢谢大哥刚才的照顾了。」说话的一个很jīng干,脸上的棱角透出一股英气,宝石蓝的体恤很好地衬托出他的胸肌。

「互利互惠,别客气。」我怕了拍他们的肩膀:「你们是哪的学生?」「天大的,大四。」「快毕业了吧?」

「是。这不,我们四个都是学生会的,来这聚聚。」这回搭话的?#27465;?#31359;阿迪达斯的,坚实的臂膀一看就是长期?#22303;?#30340;结果。

「大哥,你一会还玩吗?」「蓝体恤」尽量装得平静,但毕竟掩饰不了双眼中的?#26159;蟆?

「看情况,我们就是想刺激刺激。」我点上一支烟,抛出一tuán烟雾。

「我们也想刺激刺激。」「阿迪达斯」有点急不可待,被「蓝体恤」撞了一下。

?#33145;?#21704;,有话直说。 」我直视着他们。

「是这样,我们想开个bāo fáng,请大哥大嫂一起唱会歌。」「嗯,不知你嫂子愿不愿意,我要听她的意见。」「我想嫂子会同意的。其实,主要还是大哥不介意才好。」「蓝体恤」对着我向舞池里努了努嘴,特意将「介意」两个字说得很重。

我这才注意到,不知什麽时候,老婆身边的人影变成了两个,将她一前一後紧紧地夹在了中间。 女人闭着眼,随着强劲的节奏晃动着她卷曲的长发,?#27426;?#29087;透的乳房剧烈地上下颤动着,彷佛随?#34987;?#20174;宽大的领口蹦出来,白sè长裙在强烈的shè灯下变得透明,三个人身体错动时,深深的股沟和浓密的耻毛昭然若揭。

老婆前面的男人用手拉着她不停晃动的腰肢,两个人的小腹紧紧地贴服在一起,後面的?#27465;?#24050;经把老婆的裙摆撩起了一些,抚摸着她的大腿,还随着节奏,把自己裤裆里的阳具紧紧地嵌进老婆裙子下面的屁股沟里,疯狂地扭动着。

想像着老婆裙摆下光着的屁股正被其他男人猥亵着,我刚刚发泄过的ròu bàng又站了起来。

「你们先去,我?#39280;?#22905;。」

?#24863;?#35874;大哥。」「阿迪达斯」兴奋地蹦了起来。

「等等,?#20154;?#22909;了,她不愿意可不能勉强。」

「放心吧,大哥,我们都是学生,到?#34987;?#35201;大哥指点。 」「蓝体恤」很得体的应对着。

「嗯。」

「我们先走了,二楼,『火之海』。」

这时,舞曲也恰好?#30452;?#25442;成慢摇,老婆从昏暗的舞池中扭了出来,?#26800;?#22312;沙发上,重重的喘息着,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像是狂风过後的波涛。

「累了?」

「有点晕。」B52 中的伏尔加毕竟缓慢地发挥着它的威力。

?#24863;?#22859;的吧?」我打着趣:「那俩男人挺帅的。」「没你帅,?#35009;?#20320;坏。」老婆跳起来,扭我的鼻子。

「还没?#19968;?你都要被他们顶穿了!」

「?#28304;?#20102;吧!」

「?#28304;?你摸摸,硬不硬?」我拉过老婆的手。

「我想要……老公。」女人撒着娇。

「那咱走。」

「上哪?」

「你?#30340;?」我故意逗她。

老婆下意识的向着旁边瞅了一眼,那里已经人去坐空了。

「还没扭够?」

「去你的,就是想再跳会儿。」老婆掩饰着眼中的失望。

「那咱去二楼。」

「上边有什麽?」

?#21018;腋鯾āo fáng,咱俩好好跳。」

「很贵的,还是回家吧!」

?#35813;还?#31995;。 」我拉着她,穿过昏暗的舞池,走向二楼的bāo fáng圈?#20303;?#28779;之海」是二楼尽头的一个中包,隐秘而不张扬。以前我曾陪朋友?#22402;?#36825;里,知道它的房门位于房间长边的一角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沙发上的情景。

房间里的灯光要比楼下明亮一些,这倒是出乎我的意外。老婆看到房间里的四个男人,迟疑地停在门口。

「卷发」?#22303;?#19968;个男人急忙迎了出来,拉着我们向里走。老婆回过头,向我投来诧异的?#25239;狻!?#32769;婆,没事的,他们就请咱唱会歌。」我低声对老婆说。

面对灯光下几个半大的孩子,老婆?#21482;指?#20102;平日的矜持,气氛有点尴尬。

「这么严肃,刚才你们不是扭得很和谐吗?」我搂着老婆的肩膀,打着趣。

「缺?#38534;!?#22899;人在我的胸口捶了一下,脸红得像二月的?#19968;ǎ?#27605;竟「卷发」和?#27465;?#30007;人就坐在她的旁边,我的话又让她想起了刚刚顶在自己小腹和屁股上的两只ròu bàng。

这时我才看清另一个和老婆跳舞的男人长得很憨厚,个子不高,却很健硕,留了一个漂亮平头,显得帅气。

经我这么一打岔,房间里的气氛融洽了许多。

「大哥,你先来一首吧。」「蓝T 恤」递过话筒。

「行,你?#27465;?#21548;,我就?#39029;?#22312;那?#19968;?#30427;开的地?#20581;!?#26524;然,一曲终了,房间里的人都逃去了卫生间。

后面,四个男人就开始抢着展示自己的歌喉,确实都很有专业水平,不愧是学生会的。老婆也时不时的唱上一首,?#30475;?#37117;博得全场的喝彩。

四个人在慢曲的时候轮流着邀请老婆跳舞,也都是规矩的要命,没有再现楼下的疯狂,只是不停的给她讲着笑话,逗得女人花枝luàn颤。慢慢的,女人放?#19978;?#26469;,兴致也越来越高,和男人们调笑着,毕竟被四个年轻的帅哥众星捧月般的围着,让她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。

唱了一会,大家显得有些累了,「蓝体恤」提议打会「六家」,输的一拨要尽一杯酒。老婆有些?#28120;ィ琷ìn不住我在旁边撺掇,也就同意了。

「白衬衣」叫来一箱啤酒,低声嘱咐酒妹了几句,大家?#22836;?#25320;落座了。

我、老婆、「蓝体恤」一拨,一上来就连赢了三杯,看着对方愁眉?#21972;?#30340;样子,老婆开心的催促继续,想不到后面我们就败下阵来,四圈都没开胡,结果尽管我和「蓝体恤」都替老婆喝了一个,她也躲不掉连灌两杯的结果。后面互有输赢,转眼间每个人都喝了不少,老婆连躲在赖,也喝了得有两?#31185;?#37202;了,这已经?#23545;?#36229;出她平时的酒量。看得出,她的?#20174;?#26377;些迟钝了。

「大伙歇歇吧。」「白衬衣」拉着?#27465;?#20960;个躲到了一边。

房间里的灯光也暗了下来。

火之海

我拉了老婆踱进了舞池,轻吻着她的双?#20581;?

老婆摆头想要躲开,却被我的双臂揽得更紧,微醺的酒意让她无力更多地挣扎,随着我在优雅的乐曲?#26032;?#24930;地转着圈。

「我想亲你。」我咬着她的耳垂,呼出的热气吹动着她鬓边的发?#25671;?

「让人看见。」「接吻又不是没见过。他们都是大学生了。」我用力抱着女人的屁股,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。

深吻,我用舌尖勾引着她的情yù,用舌尖搅动着她的yù望,用舌尖传达着我的渴望,女人的身体开始发烫,轻轻哼哼着迎合着我的纠缠,裙摆被再一次高高的撩到了腰间,雪白的屁股堂而?#25163;?#30340;昭示着期待占有的性?#23567;?

「宝红,让他们再看一次,好吗?」回答我的是一声长长的呻吟。

我的手掌盖在她深深地股沟上,用手指一点点洞穿她zuì后的羞耻,轻颤的肉体?#22836;?#20986;下身的爱液,滋润着我柔柔的抚摸。

「大哥,来点刺激的。?#39038;?#20010;人敲打着节拍器。

「让他们看清楚点。」我在老婆耳边低语。双手握住她两块丰润的臀肉,慢慢地向两边拉开,褐sè的菊花与肥肥的蚌肉在男人面前快活的舒展着,我却在放手的一瞬间,洞穿了女人的肉缝。

女人喘息着,咬着我的舌头,使劲的吸吮,仿佛是在抓住岸边的稻草,柔软的身体承受着下身的挑?#28023;?#21364;让熊熊的yù火总也不能喷发。

「老公,我想要。」「我要你的ròu bàng嘛。」我拉着老婆回到沙发边,侧卧的?#32824;?#35753;我享受老婆kǒu jiāo乐趣的同时,也能让旁边四个男人尽情欣赏老婆夸人的下体。

看着自己的yīn茎在老婆的唇齿间越来越大,越来越硬、越来?#34903;?#27700;淋漓,是一种满足,而在别人的注视下完成这一切,更是将快感推向顶峰。

我的手指不停的挑逗着女人的yīn道,却不深入,只是时不时的在她的屁眼上享受一下两个指节的乐趣。

?#24178;?#23376;,你的屁股可真美。」不知什么时候,「卷发」坐到了女人身边,手掌在她的小腿上慢慢滑动,眼睛却紧盯着老婆白花花的屁股。

老婆的身子轻轻一颤,想要坐起来,我及时将她的头按回我的双腿间。

「刚才和你跳舞真是一种享受,嫂子身上那成熟的味道差点让我疯掉了。」这小子的嘴还挺蜜。

女人一边吞吐着我的ròu bàng,一边呜呜的呻吟着,似乎要?#20979;裁礎?

?#24178;?#23376;的脚真好看,穿上高跟鞋把我的魂都勾没了,我也想亲亲,好不好?」接着不等女人答话,他就把老婆的双脚搬到自己膝盖上。

老婆的身?#20248;?#21160;了一下,似乎想要拒绝。我急忙将手指深深的刺进女人的桃源,她不由自主的蹬直双腿,想要夹紧我的手指,却被「卷发」抓个正好,一个个的亲吻起她的脚趾,又一路滑向她的小腿、大腿。

老婆的一条腿被他高高地举起,扛在肩膀上,浓密耻毛下微张的肉xué完全bàolù在他的面前。

女人一边拉扯着我的衣服,一边抖动着那条腿,示意我为她解围。

「宝红,你?#33151;?#20182;们看看吧。」我更起劲的玩弄她的yīn户。

?#24178;?#23376;的bī这么美,只是不知sāo不sāo,好想闻闻。」「我们也相?#20303;!?#20854;余的三个起着哄。

女人扭动着腰肢似乎想扞卫那无力的传?#24120;?#25670;动的屁股却更像是热情地邀请,yīn?#35272;?#30340;空虚让她yù罢不能,只有含住眼前的ròu bàng疯狂的套动。

「老婆,你吃的我好美,咱换个?#32824;?#21543;。」我把老婆拉到沙发上,让她跪在我的面前,高高撅起的屁股向着四个男人完全敞开了门户,而我的yīn茎更是点燃她yínyù的火种。

男人们轮流在女人的屁眼和yīn户上显示着自己kǒu jiāo的技巧,一个接一个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,呼吸蜜xué里那醉人的芬?#32908;?

老婆早已被他们撩拨的yù动无力,把头抵在我的腿间,大声地呻吟着。

我托起她的下颌,轻吻她的额头,「老婆,你是我的dàng fù。」「我是你的dàng fù」女人的眼睛已经开始有些mí离。

?#24178;?#23376;,咱们再跳会舞吧。」「平头」和「卷发」拉着女人?#24590;怎?#36292;的走进舞池,激烈舞曲也同时响起。

两个人再一次将老婆夹在中间,而这一次却不再温柔。

「平头」从后面撩起她的裙摆,大方地掏出ròu bàng塞进女人的双腿间,却不chā rù,只是抱着她的腰肢,让她夹在股沟里回地扭动,一只手从后面钻到她的胸前,抓了一只乳细细的揉。「卷发」从前面环起老婆的腰,使劲亲吻着她的双唇,裤裆里窜出的ròu bàng紧紧地抵在女人的小?#32929;希?#19968;只手也攥了她的一只nǎi子。

三个人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,女人的下身被两只硬硬的ròu bàng不停触碰着,却又久叩不入。?#27426;詎ǎi子被揉得起劲,更像是火上?#25509;汀?#21482;得勾了面前男人的脖子,疯狂的热吻。

「给我,给我。」老婆开始呻吟起来。

?#24178;?#23376;要什么?」「我要,我要。」女人试图去抓住面前的ròu bàng,却猛地从身后?#27426;?#31359;了桃源,顿时栽倒在「卷发」的胸前,使劲的翘起后庭,迎合那?#21364;?#35768;久的?#19981;鰲?

「小平头」?#20219;?#22320;叉开双腿,一双手抓了女人的腰肢,让自己的ròu bàng一次次飞快的淹没在女人的yínxué里,享受着肥臀撞自己小?#32929;?#30340;快感,渴望着女人yīn户被自己cāo的汁水横流的香艳。

「啊,啊」老婆被插的低吟浅唱。

?#24178;?#23376;,小弟的jī bā还?#26032;?」「行,行。」女人胡luàn地回应着。

「你前面的?#20540;?#24590;么办呢?」前面的?#20540;芤裁?#38386;着,早就从老婆的领口里拉出两只鼓胀胀的nǎi子,轮流揉捏吸吮着。听到同学的招呼,便按了老婆的头,把自己的ròu bàng塞进了她的嘴里。女人只得抓了前面人的腰,保持平衡,?#27426;?#20016;满的nǎi子在前后夹击的碰撞中垂在身子下面,前后摆动着。身体碰撞的劈pā声、ròu bàng进出时汁水咕噜声,和着舞曲在房间里交响着。

「蓝体恤」和「白衬衣」早就褪下了裤子,却不上前,只是在一边看着、聊着。

?#24178;?#23376;,舒服吗?」老婆那里还能说话,只把嘴里的ròu bàng吞进吐出。

「小弟还能让嫂子更舒服。」「小平头」停止了chōu chā,双手从后面揽在女人的膝弯里,猛地一提,便将老婆脸冲外端了起来,接着一挺腰,把ròu bàng再次撞进女人的yīn?#35272;錚?#19968;上一下的颠动着她的身体,完成更深入的chōu chā。

老婆的头靠在「小平头」的胸前,?#27426;?#29087;乳一上一下的跳动着,丰润的双腿大大的张开,小腹下那丛耻毛黝黑浓密,沾了yīn户中泛出的白浆,变得一缕一缕,房间里每个人都兴奋的看着那只粗大的ròu bàng在老婆水淋淋的yīn户里一进一出。

?#24178;?#23376;,让大哥看看?#20540;?#29609;得好不好。」「小平头」托着女人转向我这边。

老婆的?#25239;?#26089;已散luàn,双手使劲的抓着「平头」的胳膊,两只白白的脚在空?#24615;?#26469;?#23047;?#30340;飞舞着,犹如两只金sè的蝶在花间荡漾。

老婆的yín态让我抓狂,毕竟这是我第一?#21563;?#30524;看到老婆被别的男人jiānyín,只想这房间里的人能狠狠地干她,cāo出她心底的yínyù。

「老婆。」「啊——」女人晃动着头茫然地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「舒服吗?」想起女人在办公室里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越加渴望看到她fàng dàng的神态。

「啊,啊」「宝红,弟弟的jī bā好不好?」「好,好」「呵呵,?#20540;埽?#20320;嫂子的bīzuì?#19981;?#24180;轻的大jī bā了,她其它的地方也不错?#20581;!?#25105;?#20979;?#30007;人们女人的后庭已经被我开发过了。

女人听到我的回答,更加大声地呻吟起来。

「我来」「蓝体恤?#24618;?#20110;站了起来。

「小平头」会意的停止了chōu chā,把yīn茎从女人的肉xué中抽出来,扶着她站在餐台前。

「?#19968;?#35201;。」女人扭动着身体。

「给我,给我」「蓝体恤」走到老婆的身后,轻抚了一把女人身前那对圆润的乳球,便抓着女人的双手,?#21561;?#22312;桌上,冲着我挤了挤眼睛,?#24178;?#23376;,换我了。」他伏在老婆的耳边温柔似水。

「给我」

?#24178;?#23376;要什么?」

「jī bā」

「谁的?」

「你-的」

「快cāo我」女人这时只想有硬物能填充空?#21561;?#30340;下体。

「来了」「蓝体恤」提起自己的ròu bàng在女人汁水淋漓的yīn户上拍打着,不一会就变得水光?#22303;粒?#20182;慢慢地bā开老婆的美臀,却把粗粗的阳具一点点塞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「啊,不」「不是那」老婆扭动着下体呻吟着。

?#24178;?#23376;,别?#25314;?#23601;是插这,一会你就觉得舒服了。」「蓝体恤」说着猛地把老婆的屁股拉向自己的小腹,发出清脆的?#19981;?#22768;,?#32959;?#30340;ròu bàng一下没入了那褐sè的环口。

「啊——」女人长长呻吟一声似乎就要摔倒,只好拼命用两手支撑在餐台边。

看着老婆yín靡的脸庞在面前晃动,我心跳的都要炸裂开了。

「大哥,来吧。」「蓝体恤」向我示意。

我摆了摆手,退到一边,向着「白衬衣」做了一个邀请的手?#21860;?

「白衬衣」却冲我摆了摆手。

「你要不介意,?#33151;?#20182;自己玩会,他cāo女人屁眼zuì在行,会让嫂子舒服的。」我回过头,看到「蓝体恤」已经抱着老婆的屁股慢慢的抽动自己的yīn茎,慢慢的chā rù,再慢慢的抽出,但每一次都直刺到zuì深处。我知道,他这是在让女人的gāng门慢慢?#35270;?#34987;侵入的感觉。

不一会,老婆的gāng门就舒展开来,后庭的胀痛也变成了被填充的快感,褐sè的gāng口「蓝体恤」chōu chā的也越来越顺畅,还腾出一只手揉搓着女人的yīn蒂。

「啊」

?#24178;?#23376;,cāo屁眼好不好玩。」「好玩,好玩」?#24178;?#23376;真?#27465;?#35299;风情的女人,怪不得大哥这么爱你。」「白衬衣」在边上帮着腔。「老三,你怎么还不让嫂子给你吹吹。」「小平头」看着「蓝体恤」插得起劲,早就yù火中烧了,听到招呼便一屁股坐到餐台上,端起还沾满老婆yín液的ròu bàng送进了她的双唇间。

「蓝体恤」这时开始大力的chōu chā起来,每一?#38395;?#25758;都让老婆的头撞在「小平头」的两腿间,长长地ròu bàng便深深地滑进女人的喉咙。

「pā」

「pā、pā」

身体的?#19981;?#36234;来越剧烈,越来越频?#20445;?#34013;体恤」要不摆动的越来?#23047;歟?#23567;平头」的yīn茎早就从老婆的嘴里滑了出来,再也来不及吞进去,只是在她的脸颊边昂扬着。

终于,随着「蓝体恤」一下大力的?#19981;鰨?#20182;在女人的屁眼里shè出了今晚的第一股热jīng。

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,女人的身体一下?#27604;?#19979;来,微张的肉缝中一股汁水顺着大腿根流到地板上。

「老四」「白衬衣」冲着「卷发」努了努嘴。

「蓝体恤」把yīn茎慢慢的从老婆的gāng门里抽出来,一股白sè的jīng液顿时?#20351;?#22899;人的yīn户,挂在黑黑的yīn毛上。

「卷发」顺势就把自己的ròu bàng塞进女人还没来得及收缩的菊花中,剧烈的chōu chā起来。

?#24178;?#23376;,接着给三哥吃?#20581;!?#32769;婆后庭里第一次gāo cháo还没完全散去,第二次的侵入就已经开始,心底里想要拒绝自己无耻的yínyù,奈何肉体却告诉她疯狂的渴望。

「卷发」和「平头」在女人丰腴的肉体上继续演出着刚刚发生的一幕,用自己年轻的jīng力同时洞穿女人的后庭与双?#20581;?

?#24178;?#23376;,累吗?」女人这时几乎已经是跪在地板上,长长的裙摆撩到了后背上,雪白的屁股却高高的翘了起来,好像不愿失去任何一次被狠狠chā rù的快?#23567;?

「啊」

「啊——」

不一会,「卷发」的jīng液也从老婆洞开的屁眼中喷薄出来,在yīn户上汇合了前一道,又不停的滴落在地板上,女人也抽搐着迎来了她的第二次gāo cháo。

「白衬衣」把老婆从地板上拉了起来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疯狂的吻着她的双唇,两个人的舌尖在彼此的嘴里互相纠缠着、扯动着,勾引着对方的yù火。

?#24178;?#23376;,别着急,你的屁眼还要被干两次。」「白衬衣」的手已经伸进女人的裙子里,抠摸着她湿漉漉的yīn户。

「不——」老婆扭动着身体,与其?#20979;?#22312;拒绝,不如说在迎合着双腿间的sāo?#29275;?#21018;刚还没流尽的jīng液顺着她的大腿滑落了下来。

?#24178;?#23376;,你不?#19981;?#25105;吗?」「白衬衣」边说着边聊起女人的裙摆,把她按坐在「小平头」的身上,一只早已等在那里的ròu bàng一下子深深没入老婆的后庭。

「啊」老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却被「小平头」从后面一把握住了两只nǎi子,揉搓起来。

?#30422;?#20146;我,嫂子。」女人顺从的扭过头,找到男人的舌尖,深深地吸吮起来。

「小平头」从后面一边把玩着老婆的乳房,一边揉搓着她的yīn蒂。不一会儿,女人就按捺不住再次?#35745;?#30340;yù火,摆动着肥大的屁股,上上下下套动起男人的ròu bàng。

我站在一边,看着两个人一边亲吻,一边交媾着,按压着心中洞穿女人yīn户的冲动,一心欣赏着老婆yín荡的美态。

不一会,老婆放满了扭动的节奏,「小平头」贴心的抓了女人的双手,勾在自己的脖子上,托起她的腰肢,一上一下的在自己ròu bàng上快速套动。女人挺了胸前的两tuán美乳,肆意的yín叫着,享受着下身传来的第三波快?#23567;?

「?#35785;輟埂鈣诉輟?#30340;chōu chā声越来?#23047;歟?#36234;来越响,老婆的喘息的越来越急促,叫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yínmèi,「小平头」将女人举得越来越高,落下来时也越来越用力——「啊」

「啊,啊」「啊——」随着老婆一声长长的yín叫,第三个男人终于在她的屁眼里完成了shèjīng。

「我爱你」

「我也是」两个人互相亲吻着,仿佛还意犹未尽。

「sāobī。」强烈的醋意象汽?#20572;?#35753;我的yù火?#32564;?#36234;旺。

「该我了吧。」「白衬衣」把老婆从「小平头」的怀里拉了起来。

?#24178;?#23376;,我想让大哥看着我cāo你。」「白衬衣」一边凝视着老婆的双眼,一边解开她胸前的纽扣。

老婆仿佛这时才想起我的存在,扭转头在房间里四顾搜寻着。

?#30422;?#20146;我,嫂子。」女人顺从的扭过头,找到男人的舌尖,深深地吸吮起来。

「小平头」从后面一边把玩着老婆的乳房,一边揉搓着她的yīn蒂。不一会儿,女人就按捺不住再次?#35745;?#30340;yù火,摆动着肥大的屁股,上上下下套动起男人的ròu bàng。

我站在一边,看着两个人一边亲吻,一边交媾着,按压着心中洞穿女人yīn户的冲动,一心欣赏着老婆yín荡的美态。

不一会,老婆放满了扭动的节奏,「小平头」贴心的抓了女人的双手,勾在自己的脖子上,托起她的腰肢,一上一下的在自己ròu bàng上快速套动。女人挺了胸前的两tuán美乳,肆意的yín叫着,享受着下身传来的第三波快?#23567;?

「?#35785;輟埂鈣诉輟?#30340;chōu chā声越来?#23047;歟?#36234;来越响,老婆的喘息的越来越急促,叫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yínmèi,「小平头」将女人举得越来越高,落下来时也越来越用力——

「啊」

「啊,啊」「啊——」随着老婆一声长长的yín叫,第三个男人终于在她的屁眼里完成了shèjīng。

「我爱你」

「我也是」两个人互相亲吻着,仿佛还意犹未尽。

「sāobī。」强烈的醋意象汽?#20572;?#35753;我的yù火?#32564;?#36234;旺。

「老婆,我在这。」我从后面环住她的柔软的腰肢。

「白衬衣」解开了女人的上衣,女人那两只?#35272;?#30340;熟乳微微颤动着,两粒葡萄般的乳头?#26223;?#30340;挺立在肉丘上。

「宝红,还要吗?」我拉住她的nǎi头。

女人一下依在我的怀里。

「他们欺负我。」「欺负你哪了?我看看」「去你的,都是你。」老婆捶打着我的胸口。

「好了,别让人家等着了。」老婆这才想起身后站的「白衬衣」,脸上一红,趴在了我的怀里。

?#24178;?#23376;」「白衬衣」轻轻地喊着她。

「想要,?#33151;ァ!?#25105;转过她的身子,把她推进「白衬衣」的怀里。

「大哥,你先坐」「白衬衣」一边轻吻着老婆,一边将她剥了个jīng光。

这时的老婆完全放开了,只是一个劲的纠缠着男人的舌尖,全不顾及众人的?#25239;?#21644;男人在她身上游弋的手?#21860;?

「白衬衣」挽着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推到我的面前。

我注意到前面三个男人的jīng液正顺着她湿漉漉的yīn户上淌了下来,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滴落在地面上,加上她扭动的屁股,颤抖的双乳,这样的情景让我为之疯狂。

我示意她扶住我身后的沙发,这样女人的上半身就趴在了我的头上,圆润的双乳悬在我的面前轻轻地摇晃着,小腹下面那丛神秘的黑丛林诱惑着我的?#25239;狻?

我抬起头寻了那两粒nǎi头,细细的吮吸,老婆在我头顶上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。

「pā」「pā?#39038;?#20046;「白衬衣」在拍打着她的屁股。

「啊」

「啊」女人知趣的将两脚大大的分开。

?#24178;?#23376;可真sāo。」「白衬衣」调笑着。

一只手从两腿间伸了进来,在女人肥厚的yīn唇上肉捏了几下,便开始揉搓那粒小巧的肉粒。

「啊,啊」老婆扭了屁股躲闪,yīn户里却一下塞进了两根手指,又快?#32622;土?#22320;chōu chā。

「啊,啊,啊,啊」女人的yín叫随着身体的震颤,几乎变成了长长的一声。

我坐在女人身子下面,yīn户里逬出的汁水几乎就溅到我的脸上,这麽近的看着老婆的yīn户被陌生的男人疯狂的玩弄,一股热流?#26377;?#21475;直窜到脑子里,?#21482;?#20316;yīn茎里的jīng液,几乎就要喷shè而出。

在女人就要gāo cháo的一瞬,「白衬衣」猛地把ròu bàng顶进了她的屁眼,却又凝在那里,不再动弹。

老婆失了下身的依靠,疯狂的扭动着屁股,寻找那快乐的来源。

「给我」

「给我吧」

我一边仰着头吮吸着老婆的乳头,一边从下面揉搓她的yīn蒂,仿佛是在火上?#25509;汀?

「啊」

「啊,cāo我」女人几乎是在大?#21834;?

终于,老婆身后的ròu bàng开始抽动,由慢到快,循序渐进;由快到慢,细水长流。女人的呻吟也时快时慢,时高时低,?#24615;?#30528;屁眼里「?#35785;輟埂鈣诉輟?#30340;chōu chā声,犹如江边细碎的琴音。

「啊」

「啊——」

我吸吮的越来越用力,揉搓的越来?#23047;?#36895;,「白衬衣」cāo的也越来越疯狂,两个人的夹击不一会?#33151;?#22899;人在?#35272;?#20013;攀上了yù望的顶峰。

老婆在一声长长地yín叫后一下子伏倒在我的肩膀上,我只能看到她两腿间淌出的jīng液,顺着浓密的耻毛,一滴滴的砸在地面上。

我翻过身把女人?#21561;?#22312;沙发上,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嘴唇,疯狂的揉搓着她的双乳,疯狂的在她身上按压,全然不顾女人屁眼中四处流淌的yín液。

老婆回应着我的jī qíng,勾住我的脖子,高高的挺起胸脯,两条大腿紧紧盘住了我的腰,寻找着我的阳具。

「老公,给我你的。」?#24178;倒希?#20182;们会?#23194;?#26356;舒服的。」对着女人微张的双唇,我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?#20302;?

在我和老婆缠绵的时候,四个男人把餐桌抬到了房间中央,正用杯里的啤酒冲洗着自己的阳具。

赤luǒ的女人?#34174;?#22312;我的怀里,浑身上下弥散着jīng液和yín汁的味道。

「你?#25314;?#20182;们要干什么?」我轻抚着她柔滑的腰肢。

「不知道。」女人痴痴地看着金黄sè的啤酒从四个男人勃起的ròu bàng上滴落,呼吸渐渐地变得?#31181;?#36215;来。

「老公」她的身子在发热。「我害?#38534;!埂?#24597;什么?」我托起她的下颌,女人的眼睛里雾蒙蒙的。

「我真?#27465;鰕ín荡的女人吗?」我轻轻地吻去挂在她眼角的一滴泪珠。

?#24178;倒希?#25105;爱你,做我的小yín妇不好吗?」我直视着她的双眼。

「宝红,你善?#32908;?#20320;执着、你传?#24120;?#20294;性是每个人的需要,也是每个女人的需要,不是吗?」「但是,但是,这么多男人——」老婆的脸颊上翻起一阵红?#34180;?

「和他们zuò ài的时候你开心吗?」我向男人那边努了努嘴。

「说不清楚,开始是害?#25314;?#24819;做又不敢接收,然后就是gāo cháo接着gāo cháo,想大声喊,想他?#27465;?#20351;劲cāo我,想留住那?#25351;?#35273;。」老婆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,变得有些发烫。

友情?#21767;?span>+
星光之吻APP下载
福建体育彩票官方网 签到赚钱app那个最好 怎么用苹果手机赚钱软件下载 胜负彩17167期复式 快乐彩老11选5 申城棋牌安卓系统叫什么 盆派冒菜加盟赚钱么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广西11选5追号计算器 中国股市真正赚钱的人 17141双色球红蓝球专点 北京赛车官网pk10 金牛棋牌预约 学生怎么打工赚钱 五码分布图模拟 新11选5万能公式